斯里兰卡:我诱人的资本来自于几千年战争留下的伤痕

在广阔的印度洋北部,印度的东南方向,有一个6.5万平方公里的热带海岛。它和印度本从地球诞生起便共存共生。

公元前5000年,上升的海水淹没了他们之间的连接——罗摩桥。它脱离印度本土,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岛屿。从此和南亚次大陆隔海相望。

它是斯里兰卡,人们把它称为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他还有一个神赐的名字:锡兰。

人们来到这里乘坐海上火车,品尝高山红茶,也受到了佛法的熏陶和感化,但鲜有人会去了解:这里的战火仅仅停息了8年,在停息前,冲突和战争在这里持续了几千年。

公元前5世纪,南亚次大陆的僧伽罗人从北部一路向南迁徙到印度,随后又越过保克海峡,到达斯里兰卡。

泰米尔人的到来,改变了僧伽罗人独占斯里兰卡的局面。在往后的几千年,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之间关于领土的争斗从未停止,他们成立王国,兵戎相接,岛上的战火连绵不断。

在近代,欧洲多国又对这里进行了殖民和侵略,直到2009年,由泰米尔人所操控的猛虎组织被政府军击败,斯里兰卡才终于平静。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也终于能和谐地共享这片土地。也就是在此后,斯里兰卡的美才逐渐被世界发现。

但斯里兰卡真正的美,并不是作为一个热带海岛所拥有的美景,而是历史在这里刻下的痕迹,只有触摸到了这些历史的刻痕,才能感受到斯里兰卡真正的魅力。

僧伽罗人原本信奉婆罗门教,婆罗门教把人分为4种姓氏,婆罗门是最高级姓氏,代表当时的教士和学者。现在在某些地区,我们仍可通过姓氏来大概判断一个人所从事的职业,比如一个人姓卡拉瓦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渔民。

约公元前324年-约前188年,印度正处于孔雀王朝的统治之下,孔雀王朝的全盛时期,军事力量极度强大,统治者阿育王四方征战。

但在征服羯陵伽(今孟加拉区域)的战役中,阿育王在目睹了战争带来的生灵涂炭,良心备受谴责,此时恰逢佛教高僧在传教,阿育王在高僧的说教后醒悟,开始皈依佛教,从一个暴君转变成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阿育王不仅宣布佛教为印度的国教,还派遣包括王子和公主在内的大批使者和僧侣到邻近的国家和地区去传教,其中自然包括斯里兰卡。

印度公主在去斯里兰卡传教时,带去了众多的僧侣和佛典,还带去了一枝神圣的菩提树的树枝,并亲自种植在锡兰。

佛教的到来,让僧伽罗人的信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此后几千年的时间里,岛上的僧伽罗人开始学习佛教教义和佛法,修建庙宇和寺院,他们将佛教文化播种在了岛上的每一寸土地。

如今,在65000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有6500多座寺庙和无数座精美的庙宇和炫彩的壁画。

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佛牙寺始建于15世纪,这里是佛教徒的朝圣之地,寺内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的牙齿,是斯里兰卡的国宝。

波隆纳鲁瓦只是斯里兰卡东北部的一座小城,但这里拥有着亚洲数一数二的遗址群。

佛教虽在此生根发芽,却阻挡不了人类的征服欲,从公元5世纪至16世纪,斯里兰卡被分割成僧伽罗王国和泰米尔王国,王国之间征战不断。

人们还在好奇这群扛着火枪的高鼻梁白人来到这里的目的,却没料到他们已经被卷入以殖民、侵略为标志的近代史的洪流。往后的几个世纪,他们和他们的土地都将成为欧洲白人的工具,给欧洲的繁荣输送源源不断的养料。

当时的岛上一共分为7个王国。葡萄牙人登岛之后,以谈判和武力的方式,和各王国建立了香料贸易,并在军舰的护卫下,赶走了阿拉伯商人,逐渐垄断了斯里兰卡的香料贸易。

其中,尼甘布是葡萄牙人的一个重要据点,因为这里生产高质量的肉桂。早在7世纪时阿拉伯商人就派商队来尼甘布收购肉桂,运到欧洲出售,赚取巨额利润。

除此之外,葡萄牙人还带来了一种新的宗教——天主教,他们在沿海地区修建了天主教堂,并强迫当地人改信天主教。

17世纪50年代,海上马车夫荷兰人从阿姆斯特丹出发,一路向南,绕过好望角,带着充足的弹药和无尽的探索欲,在广阔的印度洋上一路向东进发,1656年5月,荷兰军队到达科伦坡,荷兰人攻克了科伦坡,打败了葡萄牙人,斯里兰卡易主荷兰。

荷兰人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建设斯里兰卡。他们挖了多条人工运河,方便内陆的香料向外运输,多条运河至今仍在通航。他们还把欧洲的司法系统带进了斯里兰卡,这套系统也一直沿用至今。

斯里兰卡西南角的加勒(Galle),这里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堡。古城最早是葡萄牙人修建,荷兰人殖民期间,将建筑推倒重来,迄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了。

运河、司法和城市,使这个当时还处于封建君主时代的小岛嗅到了现代化的气息。

1796年2月15日。日不落帝国的军队英军了科伦坡,荷兰人不战而降,将斯里兰卡拱手让给了英国。

英国人引入茶树种植在中部的山地,斯里兰卡肥沃的土壤、适宜的温度培育出了优质的红茶,在英国消费者广受欢迎,激动的英国人进一步扩大了茶园面积,又从印度带来更多的泰米尔人进行茶叶生产和加工,把斯里兰卡变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红茶出口地。

为了方便茶叶的运输,英国人修建了一条从山里直通科伦坡的铁路,这条铁路线至今仍在使用。乘坐火车,吊在车厢外呼吸山间凉爽而新鲜的空气,让美景映入瞳孔,呜呜的汽笛声和车轮和铁轨有规律的碰撞声灌入耳中,让人有一种置身殖民地的错觉。

为了缓解科伦坡茶叶运输的压力,英国人又开设了多个港口,在港口与港口之间,英国人沿着海岸修建了一条海上的铁路,到此参观的日本人看到后,将它变成了动画中的经典桥段,无数人在看过《千与千寻》的海上火车之后,追溯到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的铁路系统几乎全是英国殖民地时期修建的,和这里的缓慢生活节奏一样,铁的氧化似乎都变得非常缓慢,除了少数几段铁路有过翻修,铁路系统一直沿用至今。

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茶园,有山间和海上的火车,有庄严矗立的千座寺庙和千年佛教,有最甜美的红茶和坚硬的宝石,有古老的城市,还有世界上最纯美微笑。

从看得见的到看不见的,这座海岛上几乎处处都是历史碾压过的痕迹,正是这些痕迹,才让斯里兰卡成为斯里兰卡。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天空、大海和沙滩让人忽然想起自己身处一座海岛,人们几乎不敢相信一个海岛可以拥有如此多宝贵的东西。

本文文字资料参考文献:「」、「图形世界 斯里兰卡:最纯净的岛屿」、「殖民统治时期的斯里兰卡」、「印度史」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